二維碼| 立即谘詢
0371-55693699
新聞資訊-NEWS
如何實現2萬塊到1200億的轉變?
作者:admin 發布日期:2017-6-23 16:34:44

    世界上處處可以創造奇跡,隻要用心去發現,去為自己的夢想拚搏,沒有什麽事情是辦不到的,下麵給大家講述一個真實的案例,以此共勉。

    他沒有太高的學曆,隻有初中學曆,但卻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實現人生夢想,走上玉米培育之路,以後的時間裏,他每天風裏來雨裏去,最終創造出220億財富,他就是登海種業的創始人李登海。

鄭州網站製作

    李登海於1949年9月出生於山東萊州後鄧村,這是一個藏金埋銀之地,俗話說“山上有礦,海裏有蝦”。但是這樣一個優越的地理位置卻和李登海沒有任何關係,他不到4歲就開始和體弱多病的母親一起生活,日子經常吃了上頓沒有下頓,生活特別拮據。
    自然災害總會毫無預兆來臨,1960年開始3年自然災害。餓急了,李登海就後半夜摸黑去地裏掰生玉米吃,不過,一年以後,就連玉米杆也見不到了,年邁的外祖母更是被活活餓死。

    所以,李登海的童年記憶隻有饑餓,與生俱來的饑餓。也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有糧食吃成了他根深蒂固的信念,“長大以後,必須讓母親吃飽、讓鄉親們吃飽。”

    1966年,李登海初中畢業後,作為知識分子下放到農村。那個年代你知道的,村裏有文化的人少之又少。所以1970年,村裏成立農科站,初中畢業的李登海一眼就被村長相中。

    別小看一個農業技術員,在農民眼裏就是專家,可李登海就一個青瓜蛋子,哪裏會什麽栽培?為不在大夥麵前出洋相,李登海一口氣買了10多本有關育種和栽培方麵的書,沒事就揣一本放口袋裏。

    光會翻書還不行,需要記在腦子裏。1970年4月的一天夜裏,李登海看書看到淩晨兩點半,結果抱著書本就睡著了,不幸手碰到了煤油燈,結果枕頭、被子都著了火,差點引發一場火災。

   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1972年,23歲的李登海當上了村裏農科站的站長。那年春天,他無意中看到一份報告,“美國農民華萊士通過搞雜交玉米種子,創出每畝2000斤的全球紀錄。”

    李登海驚呆了!要知道,當時我國玉米的產量也就200-300斤,“足足是888真人平台的10倍!”

    “同樣是農民,美國人可以,為什麽888真人平台就不可以?”李登海倔勁上來了,“先搞個1000斤!”“畝產1000斤?開什麽玩笑!”村裏那些年過半百的莊稼漢,都以為他在說胡話。

    想到活活餓死的外祖母,李登海心一橫,牽著1頭牛,帶領8個小青年,走向了那1.2畝試驗田。

    不過,科學就是科學,不是蠻幹,盡管李登海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又是上肥,又是除草,晚上還去守夜,“生怕小鳥給啄了!”,可到秋天一過稱,“畝產500斤!”

    “沒有文化真不行,”這個時候,李登海感覺自己那點初中底子不夠用了。1974年,他決定到萊陽農學院去深造,並拜劉恩訓、劉少棣兩位教授為師,重點學習遺傳育種和玉米栽培。
 
    那段時間,他把學校圖書館關於《遺傳育種》、《土壤肥料》的50多本基礎理論書本翻了個遍,“基本5天一本”。光看還不夠,李登海還跟著老師做實驗。短短1年時間,李登海寫下了20餘萬字的讀書筆記和實驗記錄,整理了30多項有關育種、栽培、肥料等的實驗材料。

    正是在農學院,李登海明白了什麽叫光合作用、光合麵積,也徹底搞懂了光能如何轉化為化學能的全過程。

    臨別之時,劉恩訓教授給了李登海20粒玉米種子,“是從美國專家手裏得到的,抗病性強,對大小葉斑病免疫,豐產性狀也好,回去試試。”

    秋天一收割,果不其然,724斤!“看來,品種才是提高產量的關鍵!”李登海大受鼓舞,他一口氣從全國10多個省引進140個品種,

    “必須大幹一番,”1977年,李登海建立了一套大棚溫室。可就在玉米快要成熟的時候,大棚裏突然鑽進了一群老鼠,結果一夜之間,就把套袋的自交和雜交的玉米粒全部咬個精光。

    “一個玉米品種,從選種,到最終穩定,得個六、七年,人生能有多少個六、七年啊?”李登海非常鬱悶。關鍵時候,劉少棣教授一語道破天機,“海南島是個天然的溫室,農作物一年三熟,在海南育種一年,相當於在萊州三年。”
 
    “意外了,”於是1978年10月,李登海一頭紮進了海南陵水,“住的是臨時搭建的高腳屋,吃的是從老家帶來的蘿卜幹”。玉米雜交要人工授粉,李登海就冒著40度的高溫,鑽進玉米地一個上午,出來時全身經常是一層白花花的鹽堿。

    那段時間,玉米就是李登海的心頭肉。

    1979年2月,李登海到陵水縣城買東西。傍晚回來一看傻眼了,當地黎族老鄉的兩頭水牛把地裏的玉米苗啃個精光,李登海腦袋"嗡"的一聲,兩眼一黑就暈倒在地裏。此後,李登海落下個病根,一聽見牛叫就頭疼欲裂。

    好在海南一年可種三茬,李登海醒來後馬上又種下一茬。不過,等到7月一收割,產量卻隻有700公斤。

    怎麽回事?種子還是原來的種子,化肥還是原來的化肥,李登海在玉米地蹲了一個星期,最後才發現是玉米葉的原因,“互相遮蔭,陽光照不進去,沒有光合作用,所以產量上不來。”

    “要想加大玉米種植密度,同時還要提高陽光利用率,就必須開發出緊湊型玉米類型”。何為緊湊型?就是玉米葉片是向上伸展的,不遮住陽光,這樣就可以減小株距,增加種植密度。 

    此後一年間,李登海白天晚上都泡在那3畝玉米地裏。要說世上無難事,隻怕有心人,在經曆2000多次試驗,記錄50多萬個數據後,他終於獲得了理想的“緊湊型玉米”。

    玉米品種解決了,這下產量應該上來了吧!可到給玉米授粉的時候,李登海又犯了愁,“玉米頂端的花成熟了,可花蕊卻還包在玉米棒裏。”

    “沒花蕊就沒法授粉,”李登海急火攻心,一下就病倒了。身體是革命的本錢,細心的妻子特意給李登海做了一碗麵條,改善夥食。可李登海根本無心吃麵條,他腦海裏全是玉米授粉。

    想著想著,一筷子戳開麵條,露出了碗底的雞蛋,“有了!”李登海大喊,光著腳就衝出了家門,“割開玉米棒、露出花蕊、提前人工授粉。”

    就這樣,1979年,“掖單二號”畝產突破750公斤,當時就轟動了全國,“南袁北李”的稱號不脛而走。年僅30歲的李登海,一步躍上我國玉米研究的最高峰。

    此後,824公斤、953公斤、962公斤……我國玉米畝產紀錄屢屢被李登海刷新。

    1980年,意義風發的李登海返回老家後鄧,他一口氣種了1000多畝玉米,全國前來參觀的人絡繹不絕。沒有想到,當年9月,刮來一股龍卷風,直徑7厘米的冰雹猛砸下來。看著滿地折斷的玉米杆,李登海嘩嘩淌眼淚。這時候,旁邊過來一位老農,“明年在玉米抽穗的時候,把玉米穗掰一掰。”

    那就死馬當作活馬醫。

    1981年6月,玉米正抽穗,又是突然暴雨傾盆,別人都往家裏跑,李登海卻拔腿就往地裏跑,把玉米穗拔下四分之三,“神了!玉米杆一顆都沒倒!”

    8年後的1989年,“掖單13號”以畝產1096.3公斤,成為我國第一個夏玉米畝產過噸的品種,李登海也被譽為“緊湊型雜交玉米之父”。

    人紅是非多。當年10月,後鄧一下子聚集了10個玉米專家,他們異口同聲,“李登海,你是個不高明的騙子!”李登海不換不忙,“不信,可以現場脫粒,”一脫粒不要緊,四兩八、五兩、五兩半,個別玉米棒達到六兩,“太不可思議了!”

    “必須讓更多的老百姓富裕起來,”1985年,李登海用借來的2萬塊成立了登海種業。這時候,他已經在玉米地蹲了13年,手握“478”等32個品種。

    一聽說畝產千斤的雜交玉米實現了量產,山東30多個育種公司立馬蜂擁而至,你抗一包我拿一袋,一個禮拜李登海就賣出了1000多袋。

    首戰告捷,李登海就背著種子,扭頭去了江蘇。不過,在蘇州一家育種公司,他剛說了兩分鍾,就被打發了出來,“南方丘陵和山東半島能一樣麽?”李登海不信邪,他拿著種子去了江蘇農科院,“山東的種子在江蘇不能種麽?”“氣候不同,土質不同,還是有所區別的。”

    仔細想想也是,我國地域遼闊,橫跨熱帶、亞熱帶、暖溫帶、中溫帶、寒溫帶5個溫度帶,玉米種子怎麽可能全部適應呢?於是,李登海趕緊在西南山地、西北黃土高坡、東北黑土地 、南方丘陵等不同玉米生態區設立32個試驗站。

    1999年種子一出來,李登海幹脆在寧夏、內蒙古、遼寧等25個省設立了800個示範田,“在老百姓眼皮子地下搞生產。”秋天一上稱,一棒玉米少則8兩,多則一斤。眼見為實,這回老百姓信了,紛紛圍著李登海要種子。後鄧更是一下子來了1000多人,“村裏的招待所都擠滿了,全是來自全國各種子公司的業務代表。”

    此後,李登海一心撲在售後服務上。他從後鄧的玉米基地抽出300名得力幹將,組成特別行動隊,“種多深,施多少飛,間距多遠......。”這一年,李登海順利拿下全國10多個省市的農村市場,賺到了人生的第一個1000萬。

    1996年五一,李登海正在數錢之時,門鈴響了。推門一看,原來是當年的偶像華萊士所創辦的先鋒育種公司的銷售總監。此時,先鋒公司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種子公司。

    “談合作?可以。“不過,必須先鋒控股”。

    李登海一聽就火了,“那不成賣國了嗎?”他想都沒想,直接送客。先鋒不死心,看著登海種業規模一步步長大,2001年又過來談判,“各占50%行不行?”“我就要多1%”,到了2002年,美國人服了軟。就這樣,當年11月,我國第一家中外合資種業公司——山東登海先鋒種業公司成立,李登海控股51% 。

    前腳把美國人送走,後腳李登海的家裏又來了座上賓,此人便是中證投資的保薦人,可李登海壓根沒有上市的打算,“對我來說,錢多錢少都一樣。”上市以後,可以拿出更多的科研經費,造福更多的老百姓!”保薦人的話戳中了李登海的心窩。
 
    於是,2005年4月18日,李登海敲響了深交所的銅鑼。10年後的2015年,登海種業市值一度達到220億元,李登海的身價也直逼80億,他自己很謙虛“在別人看來,我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長,所謂的億萬富翁。其實,我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。”

    那麽,能夠44年堅持玉米新品種選育,7次改寫世界記錄,為國家增加經濟效益1200多億的李登海,到底有什麽成功秘訣呢?

    第一,卯足勁搞科研。春節前後是玉米授粉的關鍵節點,為了育種,李登海愣是24年沒過一個團圓年,“都是海南地頭度過”。

    第二,產業化運作。早在1997年,登海種業成立之前,李登海就砸下2400萬,買斷了5家種子公司,“要真從頭做起,玉米產業化至少要晚10年。”

    第三,省小錢花大事。李登海個人生活很不講究,“買折扣機票,吃大蔥蘸醬,出門坐公交”,可隻要是育種,他絕對大手筆。“光後鄧一個種植基地,就投入2.5億購買烘幹設備。”

    如今,68歲的李登海專注育種研發,“前半生累計增產1000億公斤,爭取有生之年,能再為國家增產1000億公斤!”

鄭州網站設計

在線谘詢留言
在線谘詢留言